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医疗科技网

生命科学

正文

汉鼎好医友黄亨利:用医联体撬动27亿元跨境医疗市场

导读: 在聚焦于癌症等重病治疗的服务机构中,盛诺一家、携康长荣等在早年已打出品牌和市场口碑,那么汉鼎好医友该以什么姿势“漂移”,才能顺利超车?

2013年诞生的汉鼎好医友有一半“海归”血统——黄亨利的创业首秀在美国,而汉鼎好医友却是个实打实的“黄种人”。“2009年,我和南加大医科大学的心脏科跟放射科合作,做出了一个AI辅助诊断心脏疾病的产品雏形,但在彼时这一新鲜事物进入中国市场并未获得付费方的认可和接受,不得不夭折。”在和他亿欧大健康交谈的过程中,他说。

然而,这为黄亨利带来了“中国的医疗市场和美国的医生集团资源”这两大原始资本,同时这也成为了好医友后续发展的主心骨。尤其是在获得汉鼎宇佑的三次加持后,黄亨利及“其子”汉鼎好医友更是动作频频,延伸布局。

现在,黄亨利有两个身份,一个是好医友的创始人,另外一个是汉鼎宇佑集团副总裁。背靠上市公司后的汉鼎好医友扩大了业务可触达的半径,在一定程度上,汉鼎宇佑的政府关系也为其签约医院的进展加速。

在聚焦于癌症等重病治疗的服务机构中,盛诺一家、携康长荣等在早年已打出品牌和市场口碑,那么汉鼎好医友该以什么姿势“漂移”,才能顺利超车?

医院+医生集团,中美联动打造“跨境医联体”

“我国所有癌症病种的平均五年生存率大约在30%,而在美国,这一数据是66%。”黄亨利表示,这即是汉鼎好医友存在的价值。除了让患者无需巨额花费即可获得美国专家的第二诊疗意见,其在医械供应链方面的资源也可以给赴美就医的患者提供到较为有效的靶点药物和手术器材。

但黄亨利不倾向于将汉鼎好医友定位在做一家跨境医疗的“中介”,而希望打造单个城市的重病流量入口。“我们不去和三甲医院‘抢’病人。”他说。汉鼎好医友所聚焦的跨境医疗服务,是指在打造中美两国之间的“跨境医联体”。

类比国内医联体基础建设模式,汉鼎好医友提供技术支持以及海外医生的对接,根据会诊次数打包收费,患者只需要在当地合作医院内就可以获得国外医生的第二诊疗意见。黄亨利透露,一小时中美会诊客单价在1.2万元-1.8万元之间,其中包含一次中美远程会诊并配备美国医生出具的中英文诊断报告。

汉鼎好医友所合作的仅90%在二三线城市的大部分三甲医院,剩余10%已经具有强劲医疗水平的头部三甲医院选择“留白”;在合作医院中,又有90%是公立医院,仅有少部分与非公医疗体系的医院合作,而这些医院基本是国际性质的高端定位医院。

而与国内医联体不同的是,汉鼎好医友与国内医院打造的是“院中院”场景,在医疗机构原有资源基础上打造或另建“国际部”,作为专门承接跨境医疗服务的场所。中美医生以MDT多学科联合门诊的形式,在该场所里发起服务,服务费由中国医生、汉鼎好医友和美国接诊医生三方分成。

“患者进行会诊后,如果有赴美继续接受治疗的需要,我们也会再对接后续的境外就医服务。从看诊、治疗到复诊、随访,全程由配备中美医生协同执行管理, 确保治疗的延续性。但这一类需求的服务费相对会诊高昂,在患者会诊完选择赴美就医的转化率也只有1%-2%。 ”黄亨利说。

目前,汉鼎好医友已与260余家国内医疗机构共建“国际部”,位于美国的服务主体美国加州健康科技由CEO Michael Camborn主理,也已于20余家医生集团签约合作,每家医生集团由家庭科和专科组成,平均包含200名左右的医生,为跨境医疗提供全职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在美国加州健康科技里,还有一群特殊角色的存在,他们负责解决中美医生之间学术高度的语言障碍。黄亨利告诉亿欧大健康,中国每年有大量的医学留学生和医生到美国行医,而在“变身”前,他们必须要经过4-6年的考察和临床考试。“在其空档期,我们雇佣这一类人作为同声翻译,他们既有较高的英语水平,同时拥有专业的医学知识,对接中美医生的交流再合适不过。”他说。

2大法宝撬动27亿元“小而美”市场

上文提到,中国的癌症治愈率不及美国的一半,除了在药物、医疗技术方面有机会突破,MDT模式的跨境会诊会给患者带来新的选择。随着高净值人群的扩大,人们对于生活质量的追求也在提升,由此,在行业中出现了一批服务于重症患者的“中介机构”。目前国内跨境医疗服务机构大致可分为三类:传统跨境医疗服务机构、国外医疗机构中国办事机构、互联网跨境医疗服务平台。

但从市场份额来看,据速途研究院报告数据,2017年中国跨境医疗服务市场规模大约在27亿元市场份额。这一数字对比10万亿元的互联网医疗市场抑或百亿元的AI+医疗市场来说,盘子还相对太小。在业界其他细分创业者的眼中,一直“不温不火”的跨境医疗玩家的天花板似乎就在一抬头的三尺高处,但黄亨利对自己切入的“小而美”市场颇有自信。

“就跨境医疗而言,市场未来最大的带动力应该是在商业保险尤其是健康险。”黄亨利认为,不应该将跨境医疗仅仅局限在这个圈子内部,其中可预见的市场潜力也远不止于此。约6000年前起,从人类开始流动并有跨界行为,跨境医疗就已经出现。但在中国,D2D模式的会诊还未纳入基础医疗保险当中,针对重病的跨境会诊费用则更为高昂,因此不论是美国发展较为成熟的健康险,还是中国正在“野蛮生长”的商业险市场,对于中美跨境医疗这一服务模式来说都是底层的强有力支撑。

在中国阵地,汉鼎好医友已经和中国平安及太平保险达成合作。例如尝试通过推出含有单次中美远程会诊的健康险种拓展其业务市场空间。据了解,这一合作平均每年可以为保险公司以及汉鼎好医友双向导流百万级的新增客户。

在美国端,汉鼎好医友通过旗下人工智能医保分析公司Care Connectors和自主研发的AI分析平台,对医保用户病史资料的海量数据进行分析处理,提高风控效率,并且与美国联邦医疗保险公司合作,通过共享患者健康数据助力大数据控费行为,这是撬动跨境医疗的另一法宝。

对于盈利,黄亨利并不太担心。“跨境医联体”所提供的第二诊疗意见的学术交流业务只是“第一道菜”,其产业链中所延伸出来的保险服务、健康管理服务、供应链服务、AI+医疗服务以及母公司汉鼎宇佑强大的to G资源,足以让双方好好思考如何“玩好”这个不足30亿元的市场了。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医疗器械
  • 器械研发
  • 器械销售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