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医疗科技网

生命科学

正文

华润凤凰医疗:30年“医疗革命”涅槃路

导读: 从最初的医院雏形发展至今30年,“凤凰医疗”有了全新的名称、身份和使命,即作为华润凤凰医疗集团,担任华润集团在医疗健康的主“战队”一角。从“单兵作战”到亚洲规模的医院集团,华润凤凰医疗的“革命史”,值得玩味。

徐捷的生命里有很多“第一”。1988年,她创立了吉林省第一所民营医院——吉林创伤医院,连续担任了8年的法人代表兼院长,也在数年后见证了国内“医院第一股”凤凰医疗在投行逼近100亿元的高估值期待下赴港IPO。

2007年11月,徐捷与其女徐小捷通过北京万同及北京维可出资成立凤凰医疗集团前身“北京凤凰”,宣告“北京凤凰”以股份制公司形式正式成立。2013年,三中全会中关于鼓励社会办医民营医院、首提民营医院入医保的相关政策,给民营医院发展按下了绿灯,也是在这一年的11月,凤凰医疗在香港上市。

从最初的医院雏形发展至今30年,“凤凰医疗”有了全新的名称、身份和使命,即作为华润凤凰医疗集团,担任华润集团在医疗健康的主“战队”一角。从“单兵作战”到亚洲规模的医院集团,华润凤凰医疗的“革命史”,值得玩味。

爱恨悲欢:“华润”与“凤凰”

在2015年华润医疗与凤凰医疗重组前,双方像两条平行线,唯一的交集可能是,彼时这两大医疗集团都在医院改制并购的路上不断前进。

凤凰医疗上市后,国内涌现了医院改制并购的风潮,社会资本进入公立医院。而在此前,凤凰医疗主抓的也是IOT这条线,主要表现为其分别在2010年、2011年和2012年根据IOT模式协议管理运营了门头沟区医院、京煤医院和门头沟区中医院。

另一方面,华润医疗也是医院改制并购的活跃选手:2011年成立后,华润医疗即在2012年参与昆明市儿童医院股份制改制。2013年,华润医疗与武汉钢铁集团签署合资协议,占武钢医院股份51%。2014年,华润医疗与玉溪市人民政府签订合作框架协议,与玉溪联合办院,在发展壮大现有儿童医院的同时,投资4亿元,新建一所三级儿童医院。

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发生在2015年4月,华润医疗公布了与彼时的凤凰医疗的重组计划,交易完成后,华润医疗以超过35%的持股成为凤凰医疗单一大股东。这一事件被视为2016年华润医疗与凤凰医疗合并的“前奏”。

2016年4月,在华润集团的“撮合”下,央企华润医疗正式以最大股东身份与凤凰医疗“联姻”,双方实现合并,并在半年后正式更名“华润凤凰医疗”。然而更值得注意的是,“四大”医疗集团之一中信医疗紧随其后,凤凰医疗收购中信医疗旗下杭州整形医院70%股权和中信惠州医院60%股权。交易完成后,中信医疗占股13.54%,成为第二大机构股东。这也意味着,凤凰医疗这一民营医疗集团握住了两家国家队的手,摇身成为国有控股的医疗集团,这一交易在当时被业界称为堪称医疗领域混改的旗帜。

行业人士分析,华润医疗和中信医疗都是国家队,带来资源扩张性,对于当时主营业务偏重在IOT和供应链上的凤凰医疗增强整合能力有较大帮助。

然而,华润凤凰与中信医疗的“情缘”仅一年就匆匆结束。2017年5月,华润凤凰发布公告,终止以12.4亿港元收购中信医疗杭州整形医院和中信惠州医院股份的交易。中信医疗退出了凤凰医疗混改。

“祸不单行”,今年1月原凤凰创始人宣布清仓减持华润凤凰股价后,华润凤凰医疗又连续发布两则公告,“国”与“民”的矛盾在华润入主两年后终于“暴露”。董事会建议“华润凤凰医疗控股有限公司”更名为“华润医疗控股有限公司”,并对宣布对管理团队进行重大调整。本次公告意味着华润和凤凰两家“彻底决裂”,华润集团与凤凰医疗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大戏,算是彻底失败了。

领跑混改:“香港”到“亚洲”

尽管如此,华润凤凰医疗在民营医疗行业的业务成果依然值得我们关注。作为首创的IOT(投资——营运——移交)模式的民营医疗集团,凤凰医疗的投资运营模式以及对公立医院和国企医院的改制成效值得圈点。

华润凤凰医疗先是“革”了医院的命,这把“枪”则是医疗机构IOT托管。IOT托管全称Investment-Operation-Transfer,简而言之则带资托管,本质上是以协议为纽带,用投资换取运营管理权。通常,投资方承诺作出固定投资,改善医院医疗设施和服务水平,以换取在管理和营运相关的医院权利,在某一定约定期限内收取基于协议的管理费,并提供药品、医疗器械及医用耗材,并在协议约定结束后将管理、运营转还给医院所有人。

这么一来,华润凤凰医疗通过对医院进行托管,即获得了药品、耗材等采购权,这支撑并跑通了其GPO(集中采购)的商业模式。公立医院虽然被社会资本托管,但其非营利属性并未改变,因此,华润凤凰医疗的盈利“重担”就放在了IOT管理业务以及所连带的供应链业务上。

因此也不难理解,华润凤凰医疗所构建的“综合医院服务”、“医院管理服务”和“供应链”三大服务体系,成为了其主要营收来源。“综合医院服务”主要通过建宫医院医疗服务和凤凰VIP服务获取收益,“医院管理服务”指凤凰医疗借着公立医院改革等契机,先后与医院的所有者达成协议,从而拥有了对它们的管理权,收取一定的管理费。而“供应链”业务的具体操作模式是指集团向供应商购买药品、医疗器械以及医用耗材,然后卖给集团旗下医院及诊所。

据华润凤凰医疗2017年年报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华润凤凰医疗第三方供应链服务费及GPO毛利合计较2016年增长约9445万元,带动医院利润贡献增长至约6.09亿元,综合利润贡献率提升1.3ppt至9.7%。

在医院类型上,华润凤凰医疗旗下的医院主要分为四大类:第一类是营利性医院,包括健宫医院和三九门诊部;第二类是举办权医院,包括广东三九脑科医院、淮矿医院集团、徐矿医院和武钢医院集团;第三类是IOT医院,包括燕化医院集团、京媒医院集团、门头沟区医院、门头沟区中医医院、门头沟妇幼保健院、顺义区空港医院、顺义区第二医院、保定市第三中心医院;第四类是OT医院,包括泰安高铁医院。由此可见,华润凤凰医疗除了自身拥有医院之外,还通过托管医院的方式创造利润增长点。

2016年,华润医疗和中信医疗这两位“新成员”为凤凰医疗注入不少动力。因资源、业绩和落地的领先,行业普遍将华润医疗、中信医疗、北大医疗和复星医药统称为“四大医疗集团”。尽管没有杀入“四大”梯队,凤凰医疗作为中国民营医疗集团的元老级人物,在京津冀地区已经进行较为完整的布局,并且因其公私合营PPP模式和集中采购供应链管理模式在国内闻名。

在华润医疗和中信医疗这两大央企的“关注”下,凤凰医疗无疑获得了更多资源血液注入。2016年,其实现开放床位数从5809张跃升破万,门诊量也在该年创下新高。

资料显示,华润凤凰医疗所掌控运营的医疗机构主要覆盖于北京、河北、武汉、安徽、江苏和广东。截至2018年6月,旗下医疗机构数量达113家。在这113家中,多为一级医院以及社区和医疗诊所,机构所在城市占比较高的分别是北京、安徽和湖北,分别布局了56家、25家和18家。

从香港上市到不断整合资源、引入资本和伙伴并继续收购医院,华润凤凰医疗已然成为亚洲级别的医疗服务集团。尽管覆盖的省市有一定的地域属性,但正如当出华润医疗入主凤凰医疗之时,正式看中了其是一只“潜力股”,具有在国内市场的强布局能力以及运营能力。而从另一方面来说,华润医疗的强势入局,也给凤凰医疗拉高了不少“段位”。

腾飞机遇:三驾马车拓展版图

2016年是“十三五规划”的开局之年,同时,健康中国上升为国家战略。近年来,医疗服务产业的政策导向和发展趋势也为社会资本办医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

可对于华润凤凰医疗来说,这两年的步伐却走的不那么轻快。上文有所提到,华润凤凰医疗的利润贡献主要来自于旗下医院的利润和医院管理费,以及为医院提供供应链管理服务的GPO毛利。而在国内新医改大背景下,公立医院推进医药分开、两票制和药品零差价等行为,华润凤凰医疗的利润空间无疑收到挤压。

而华润凤凰医疗则“非常乐观”,这一回,它“革”的是自己的命。在其2017年年报中提到:“本集团将紧紧抓住这一历史性发展机遇,以医院精益运营、对外投资并购和产业延伸创新作为驱动发展的“三驾马车”,创造更大的医院集团衍生价值。

精益运营方面,华润凤凰医疗依旧是在其老本行——医院管理运营上下功夫。这一管理理念是华润集团一直以来所倡导的,通过减少过失和缩短等待时间使得医院提高医疗服务的质量,减少浪费,提升效率,以需求拉升为基础的一种服务模式,并概括出DMAIC(定义-衡量-分析-实施改善-固化)的实践模板。

同时在近年,华润凤凰医疗也在不断拓展疆土。例如今年3月23日,华润凤凰签订泰安高铁医院运营及管理协议,华润凤凰输出现代医院运营管理体系和医疗技术的OT(运营-移交)模式,提供医院管理、学科建设等服务。

在产业链延伸上,作为华润集团旗下的得力干将和践行十三五规划的主平台,华润凤凰医疗自然少不了收到资源倾斜的眷顾。除了“兄弟公司”华润医药,华润集团主营业务还涉及大消费、电力、地产、金融等等。在业务协同和跨界拓展上,华润凤凰医疗还有不少想象空间。

今年年初,华润集团董事长傅育宁曾表示,到2017年底,华润集团旗下的大健康板块营业额已经达到了1750亿港币,占集团总营业额的28%。华润集团“大健康”业务的战略布局也将继续围绕投资运营、健康小镇、健康基金和健康教育四大方面拓展延伸。

最后一驾马车则是产业链延伸创新。除了原本GPO业务的延续,华润凤凰医疗还正在探索医生集团、快捷诊所(UCC)、医养结合等产业创新业态。

具体来说,在定调“医生集团+”的战略布局下,华润凤凰医疗已经建立6大医生集团,覆盖眼科、皮肤科、心外科、脑科、伤口治疗中心、肛肠科等多病种,并已首先以北京为根据地,开设十余家UCC快捷诊所,旨在助力分级诊疗落地。医养方面则多以华润集团为主体实现落地。

如此强劲的发展势头和看似完整的业务规划,华润凤凰医疗当真拿稳了民营医疗集团的军旗?非也。对内,今年8月起华润凤凰医疗内部频繁换帅的团队整顿以及“更名风波”必然对其短期发展产生影响;对外,IOT模式的合法性争议仍然是行业关注的话题,盈利来源大程度依靠IOT和医院供应链的华润凤凰医疗未免不会“心里发慌”。

2018年是华润凤凰医疗的“而立之年”,迎接它的,是医疗行业聚变和涅槃。医疗改革持续深化、非公医疗浪潮袭来、老龄化时代的来临给其带来了巨大的机遇,也带来了挑战。这位民营医疗集团的“排头兵”仍需找好风向,时刻准备着下一次腾飞。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医疗器械
  • 器械研发
  • 器械销售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