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医疗科技网

软件/算法

正文

背靠国药和中电两大股东,它如何做好新型医疗服务运营商?

导读: 新医改政策的主旋律还是分级诊疗和消减药品开支,如何有效的管理医生的处方行为是政策接下来要关注的一个重点,以合理用药为基础最终向PBM演化是未来趋势。

2016年12月,在经历了将近一年的筹备之后,互联网医疗创新团队联合国药集团金融板块和中国电子智慧医疗板块正式成立中电国康。

低调的背后,两大央企股东

中电国康是医疗大健康产业公司国药集团融资租赁与中国电子控股公司联合创新团队发起成立的中国新型医疗服务运营商。

一个经验丰富、有创新力的团队

中电国康核心团队从2012年起开始开展“移动医疗、慢病管理、心血管术后随诊,而后又开展区域人口健康大数据平台业务”,重点布局新兴医疗健康产业中高科技领域。

背靠国药和中电两大股东,它如何做好新型医疗服务运营商?

创新团队来自大数据、医疗信息化、互联网医疗、保险控费、医药工业等多领域公司,具备医疗大数据、医药和医保的混合基因,有很强的创新实践能力。

定位:新型医疗服务运营商

中电国康通过“人工智能算法库+大数据平台”的云平台API赋能医疗机构远程诊疗、连锁药店、城市居民,实现医云服务、医疗服务和医药服务,塑造新型医疗服务运营商:

1、从医疗到健康的全生命周期管理;

2、从院内诊疗到院外随诊的全领域医疗服务;

3、从诊疗、药品配送、远程检测检验到医保商保的全产业链供给。

背靠国药和中电两大股东,它如何做好新型医疗服务运营商?

谈到公司定位,创始人张涓表示,单纯的线上或线下都不能很好地满足用户对健康和医疗的需求,只有充分发挥创新团队线上基因和股东线下的资源优势才能构建充足的竞争优势服务好用户。中电国康选择与二三线城市进行全面合作,利用股东优势收购一些医院的股权,建设独立第三方医疗中心,为医院投放设备和平台的资产,布局线下资源;同时充分发挥医疗健康大数据平台优势,以平台API优势赋能数百家医疗机构、数百家连锁药店和数百万居民,利用线上平台为其提供远程医疗服务、处方与药品服务、HMO慢病保险服务等,上述B2B2C模式能够带来批量有效的C端用户,相比纯粹的B2C的互联网医疗C端用户其价值是巨大的。

供给侧改革下的新兴业务

“在老百姓对健康生活的不断向往和新医改的大潮下,绝大多数城市需要系统性地重构现有医疗系统,这就要求对诊疗服务、用药服务和保险服务进行供给侧的改革,所以中电国康的定位,是一个新型的医疗服务运营商”。

涓总强调,供给侧改革的核心思想:让生产方式变革之后,更有利于生产力的发展,中电国康顺应医改政策,持续地通过“云+AI”的赋能方式重构包括人口健康大数据平台运营、基于人工智能医联体平台运营、基于AI的康复专科服务运营等原有产品线,同时创新研发并上线了《基于区块链的处方流转平台》产品、《慢病HMO平台》产品。

《基于区块链的处方流转平台》颠覆传统医药流通方式,加速医改进程

新医改政策的主旋律还是分级诊疗和消减药品开支,如何有效的管理医生的处方行为是政策接下来要关注的一个重点,以合理用药为基础最终向PBM演化是未来趋势,基于此背景下中电国康自主研发《基于区块链的处方流转》产品,并于2018年1月份发布,目前已与将近十家大型三甲医院开展前期合作,并与中国最大的电信运营商和最大的医疗信息化厂商签署了战略协议,该产品已在山东省和安徽省进行试点。该产品拥有三大亮点功能:

1、“处方流转”服务功能

据涓总介绍,在国外,具有处方权的医生开具处方,该处方即为医生的作品和产品,流转到患者处或院外都要进行收费。在中国,从某种意义上讲,医生开的处方都在“私自”外流,并未有一个权威的共享流转平台。理论上讲,医生开具的所有处方都应该通过共享流转平台,该平台保证了所有处方的安全性,保证所有处方不可被篡改,例如一个处方流转到互联网上,最终到某家药店或者配送企业,如果一旦发生篡改,就会成为医疗事故。

中电国康选择将区块链技术与处方流转相结合有两点好处:

首先,使用加密技术和不可篡改技术,保障数据在互联网传送过程的高度安全;

其次,智能合约技术解决药店账期问题,中电国康把基于区块链的智能合约技术嵌入底层,将药品应收账款打包成数字化资产,提供给有资金能力的资金端,比如银行、保理公司、互联网金融公司等资金方,这样解决工业企业(药厂)到流通企业(药店等)的账期问题。解决药店和药品流通企业流转资金问题,助力行业发展和药品及时稳定供应。

2、“合理用药”服务功能

处方在平台通过时要经过线上处方审核,在实操中,一些慢病、常见病会促使医生开大处方,需要关注配伍禁忌等一些问题。中电国康作为具有强大的数据基因公司,将目前与股东公司、合作医院共有的医疗数据资产进行深层次的整理和研究,研发合理用药功能嵌入处方流转平台。当处方数据到达药店前,先会到审方平台上运转,如果医生所开具的处方不具有合理性或超常规用药或触发配伍禁忌规则时,会弹出相应界面对医生进行提示,那么医生可对该处方进行调整。

3、“基于药品的供应链金融”服务功能

这项服务正在研发中,这项服务主要是将刚刚说到的区块链智能合约嵌入处方平台底层。中电国康股东拥有保理牌照,有百亿资金服务于供应链金融,这样可以充分发挥优势,服务更多的客户。

按照涓总的总结,医疗金融有将近七个创新方向,其中很重要的一个方向就是基于药品和耗材的供应链金融。未来会有千亿的处方药在网上进行诊疗购药,因此医疗的供应链金融也会发生很多创新和业务重构。

4、“慢病管理与配药送药”服务功能

处方流转主要是门诊部分的慢病和门诊用药,这部分完全可以从三甲医院里剥离出来,将其放到基层医疗机构。但从经济学角度讲,把将近上千种药品放到基层医疗机构,是非常不经济和违反经济学原理的行为。正常的流转方式,是看病在基层,配药则通过互联网实现。

这也是供给侧改革的核心思想:让生产方式变革之后,更有利于生产力的发展。

所谓强基层,是把所有的门诊用药和慢病用药都搬到网上做诊疗,搬到基层做首诊和复诊。

这样一来,所有的诊疗费用和医疗费用都会降低,效率则会提高。其中,既存在医生看病方式的改革,也有药品配送方式和疾病管理方式的改革。

医改进入新阶段,HMO产品落地指日可待

基于对大环境的判断,2018年3月,中电国康发布了一款慢病HMO产品。目前,该方案已全国多地市开始开展合作。

“在公司成立之初,我们与主流商保公司做了深入沟通,对HMO板块业务进行了布局。”2018年3月,中电国康发布慢病HMO产品方案,并在多地市开始开展合作。

在美国HMO典型案例是凯撒医疗,核心本质是由一家具有保险牌照的医疗机构向居民提供保险服务,保险服务中涵盖了医疗服务,可以选择医院等级、医生级别、就医地点、药品种类等,这是一种医疗打包服务。

国内有些企业也一直在做,收效甚微,主要原因是当时医改政策还不具备条件,近几年,新医改政策在很多方面大多阔斧使得HMO在中国落地成为可能,需要考虑降低运营成本的HMO提供者使目前相对鸡肋的远程诊疗成为了必要,HMO提供者有很多的壁垒需要打破,需要有保险背景、很强的控费能力、医疗服务的能力,甚至需要收购医院,才能达到闭环效果。

国家成立医疗保障局是一个相当重要的信号。从发改委的定价到卫计委的招采,包括原来人社部的医保局做的支付,全部在医疗保障局服务范围内,覆盖了从定价、采购到支付的全链条服务。这种布局非常有利于进行决策,有利于医保定价、采购和支付方式进行医改落地,此时正是发展HMO的绝佳时机。

中电国康希望通过上述产品,切实推行分级诊疗,减轻大型三甲医院因药就医负担,节省国家慢病医保基金,以“互联网+健康”方式形成医疗医药服务新供给,实现供给侧改革。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医疗器械
  • 器械研发
  • 器械销售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