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医疗科技网

医疗电子

正文

潮水退去,被三星、微软看好的医疗VR现在处于什么状态?

导读: 在医疗VR行业,主要集中在教育培训、个性化健身、心理障碍、康复训练、视力障碍、临床辅助这六大应用场景。

VR发展历程可谓坎坷,VR行业到2016年成为热门,而在2017年却急转跌入寒冬。以医疗VR为例,据动脉网数据库显示,该领域在2017年仅获得一笔融资。正是应了起于青萍之末,止于草莽之间这句话。

有行业专家认为,所谓行业寒冬只不过是VR行业从炒概念走向做实事,整个行业正在洗牌。VR正在和各行业匹配,包括教育、游戏、车展和房地产。这是VR行业走向正轨的路线。

2018年已经过半,我们也确实看到VR行业不仅局限于游戏和色情领域,拓展了更多应用场景,例如贝壳找房推出的VR看房功能;百度VR智慧课堂落地安徽一小学;爱奇艺推出VR一体机配合上线移动影院。在硬件上,小米和FACEBOOK联合推出VR一体机Oculus Go;华为移动等运营商也押注VR,成立实验室,推出基于5G应用的VR项目。

在医疗VR行业,主要集中在教育培训、个性化健身、心理障碍、康复训练、视力障碍、临床辅助这六大应用场景。市场对于医疗VR未来市场也表示看好,预计医疗VR领域,未来将有54.45%的复合年增长率。ABI Research预测,2022年,医疗VR产业市值将达到2.85亿美元。

潮水退去之后,医疗VR产业中还有哪些企业依然挺立,行业方向有何转变?动脉网对此进行了梳理。

三星加码医疗VR,铺设完整商业化途径

2017年,VR行业迎来寒冬,VR这一曾经热词被AI、深度学习远远甩在身后,在行业发展上也难以望其项背。AI成为谷歌、苹果、亚马逊角力的主场。在VR领域虽然稍显冷清,但是各个巨头依然没有放弃这一市场。扎克伯格更是坚信VR将是下一代计算平,在2014年就豪赌30亿美元成本收购虚拟现实制造商Oculus。

潮水退去,被三星、微软看好的医疗VR现在处于什么状态?

无论是VR是弃履还是遗珠,显然巨头们都还未对VR失去信心。持续在VR医疗上加码。在其中最活跃的玩家,是在手机业务领域生存空间遭到各方挤压的三星。三星在医疗VR上加码的打法,一是配合之前的医疗布局,结合移动设备,收集数据成为领先的移动医疗平台。二是纵向上形成铺设完整的医疗VR落地场景和应用。

三星的医药布局开始得非常早,早在2015年就投资47亿元拟建全球最大规模生物制药厂,并且在医疗穿戴设备、数字健康平台、医疗诊断等多个领域抢滩登陆,希望三星可以成为连接个人、医生和医院的平台,帮助提高全球医疗水平。

可惜的是,虽然圈地广泛,但是在各个行业没有形成强有力的竞争力。动脉网发现在三星的医疗帝国中,医疗VR扮演者打通最后一公里的角色,连接多方,三星在其中发挥着设想中的平台作用。

在2018年三月,三星宣布和Travelers Partners保险以及Cedars-Sinai医疗中心以及拜耳、appliedVR公司共同进行了一项VR在减轻疼痛上的研究。该研究通过可穿戴设备和VR辅疗技术来减轻急性骨科疼痛和四肢疼痛。该项目的目标是利用最先进的技术提高受伤工人的治疗效果。

工厂的慢性疼痛会导致一系列的问题,受伤的员工可能会采用阿片类药物来掩盖疼痛。该项研究采用非药物性的VR治疗方法可以帮助受伤的员工避免慢性疼痛,降低产生阿片类药物成瘾的几率,降低医疗成本。

在该项研究中,使用的成套设备主要包括,来自三星的Gear VR(由Oculus头盔提供支持)、三星 GearFit2 可穿戴设备、治疗疼痛管理的内容由appliedVR的生物传感器提供技术支持,以及拜耳提供的可以对由于运动和繁重工作导致的肌肉疼痛进行经皮电神经刺激治疗设备。这一套设备将测量参与者的日常功能状态、工作效率和止痛药的使用情况。

当然三星在其中扮演的不止是一个硬件提供商的角色,在此次振奋三星的研究中,合作伙伴中不可忽视的一个角色就是保险商Traveler。三星和保险商的合作能够解决医疗VR落地难题, 形成完整的商业化路径。

Traveler致力于找到创新性的方式帮助客户维持工作环境的安全性和管理劳动赔偿风险。Traveler曾经开发出指引工人工伤索赔的护士辅助项目。2016年,Traveler推出一款预测模型,可以预测工人的阿片类药物依赖率,从而减少工人在康复和治疗过程中使用阿片类药物。

据美国卫生和人类服务部统计,目前全美有14000多个机构被查证滥用阿片类药物,每天有116个美国人死于阿片类药物滥用。医疗VR用非药物的方式止痛,如何能够和现有的移动设备结合,将有巨大的市场。

三星美国公司首席医疗官、医疗保健与健康主管Dr. David Rhew就表示最让他兴奋的不是技术的突破,而是这项技术在经济效益中的作用。他说:“这个项目令人兴奋,具有开创性,因为它将是第一个评估虚拟现实在员工薪酬设定中的经济效益的项目。”

或许FDA最近密集出台的减少阿片类药物依赖政策能让三星更为兴奋。6月28日,美国FDA称正在努力和相关方合作,制止在线非法销售阿片类药物。早前,5月30日,FDA发起了一项创新挑战,旨在刺激针对疼痛、成瘾的数字健康和诊断医疗器械发展。如果有突破性的技术出现,FDA还承诺将会简化审批流程。

其他巨头稳健开发医疗VR

在VR领域,上游主要是互联网巨头、硬件厂商,它们有着布局硬件、系统的先发优势。中游以提供行业应用的内容提供商为主,中游市场给了初创公司很大发展空间。下游是渠道、营销分发平台。

在消费娱乐领域,巨头们都想垄断终端入口。动脉网发现在医疗健康领域,这个对于设备和内容门槛都很高的领域。巨头们没有放弃应用内容开发的战地,但是这次比起砸重金研发的姿态,巨头们对VR的态度显得更稳健。

微软近期在医疗VR上最新的动作是为视障人员研发了一款VR手杖Canetroller。以往的VR设备中主要是为使用者提供视觉体验,而微软创新性地准备将视觉性体验为视障人员转换为听觉体验。

潮水退去,被三星、微软看好的医疗VR现在处于什么状态?

Canetroller,是一种触觉手杖控制器,它可以模拟手杖的运动。用户可以戴上皮带状的Canetroller。它包括一个短片、滑块、音圈、跟踪器和控制器以及一副VR眼镜。该设备有三种反馈:一种是物理阻力模拟器;一种是当手杖碰到物体或在表面拖拽时的振动模拟器;还有一种是空间三维听觉反馈模拟器,可以对真实世界的手杖互动噪声进行反馈。实验中,用户可以通过该设备独立地穿过红绿灯。

在医疗领域,涉及手术这样的高要求医疗也有巨头入局。GE工程师之前就发布过一款虚拟现实导航软件。可以对人体形成3D医学影像,让医生可以进入虚拟的人体内进行检查。运用追踪系统精确追踪各种动作,而且还不会让使用者感到眩晕。该系统可以为医生提供更好的术前规划和手术评估。

在医疗VR领域,一位低调却多样的巨头戴尔正在默默发力,致力于智慧医疗的戴尔正在医疗VR上投入研发。戴尔(Dell)为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的创新技术学院(Institute for Creative Technologies)提供了10万美元的资助。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将利用这笔赠款推进虚拟现实暴露疗法,名为Bravemind。这种治疗方法特别关注于治疗战争老兵遭受创伤后应激症状。

戴尔同样关注中国教育行业的数字转型,在医疗教育这个交叉领域上,戴尔也希望通过VR切入。2017年6月28日,戴尔-医微讯数字医学虚拟仿真联合实验室对外展示,同时邀请上海瑞金医院模拟医学中心与同济大学医学院共同解析虚拟现实解决方案在医学教育中的应用。

头部企业用核心技术构筑VR行业壁垒

除了上游巨头的发展,在海外用应用技术填充VR设备的中游市场,已经成长出一批头部企业。它们在上游硬件商场走向成熟的市场背景下,依托按照成熟的器械提供商,探索医疗VR真正的治疗性应用。

appliedVR:利用VR进行疼痛管理

appliedVR是临床虚拟现实治疗的市场领先提供者,产品多用于治疗疼痛管理,同时面向B端和C端。appliedVR在临床上被证明可以减少高达52%的急性疼痛,分布在全美180多家医院和全球7个国家,并与排名前20的12家医院合作。

成立一年就获得TechStars和The Cedars-Sinai Accelerator种子轮投资。目前还和巨头合作,成为医疗VR企业的领军者。

appliedVR的VR治疗旨在提供给患者愉悦的治疗体验,从而摆脱痛苦可怕的医疗体验。在早期的产品中,appliedvr的VR设备能够为患者提供一种风景优美的动态场景,减轻患者的焦虑。appliedVR根据医院流程设计了一套减轻病人焦虑和急性疼痛的VR设备。

appliedVR还设计了一套产品帮助为女性处理产前阵痛。除了应用在医院场景中的VR设备,appliedVR也研发了一款在家中使用的由生物数据驱动的,与日常经验结合,帮助慢性疼痛患者能够控制疼痛。

潮水退去,被三星、微软看好的医疗VR现在处于什么状态?

Rendever:利用VR让老人重回18岁

VR的产品,热门应用领域是在游戏和娱乐,但是在医疗领域,老年群体是医疗VR的蓝海市场。

Rendever用VR帮助老年群体,重拾记忆,拓宽老人生活场景。虽然 Rendever体量不算很大,但是成立之初就获得了CBS、《财富》、《纽约时报》等媒体报道。发展前景被看好,扎根于老年群体也让其在经历VR行业洗牌后,依然呈向上的发展势头。

在今年5月中旬,法国国家伦理咨询委员会(CCNE)发布一份公告称,法国养老机构的体制僵化是一种对老年人的集体“隔离”,甚至是“虐待”。公告报道称:40%有抑郁症状;11%有自杀念头”。

老年精神科医生皮埃尔?旺代尔在报告中指出,“在老年人中,抑郁症很常见。因医疗陪护人员往往没有受过这方面的培训,老人们往往被漏诊或误诊”。“法国是欧洲国家里75岁以上的人的自杀率最高的国家”,85岁以上是法国自杀率最高的年龄段。

随着全球老龄化的到来和平均寿命的延长,如何提高老年生命质量成了医学的重要难题。Rendever可以让老人们重温以前居住的地方,以前喜欢的公园,甚至是印象最深刻的婚礼现场。Rendever不仅让老人重拾年轻记忆,而且还可以让老人拥有年轻能量,探索新事物。

Rendever的VR设备可以通过互动性的内容激发新的记忆和对话,老人们可以作为一个群体进行徒步旅行或者带上VR设备和毕加索一同创作名画。Rendever提供给老人们社会化的新方式。

在其官网上,一位91岁的老人说道:我可以一整天都沉浸征服雪山的运动中。对于恋家的老人来说,Rendever设备可以帮助家庭传承家庭史和家庭智慧,同时让老人感受到自己是家庭结构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经过Rendever的VR疗法,以往在疗养院很容易患上抑郁和孤独症的老人们,在增加了VR体验后,显示在快乐水平上增长了40%。

目前Rendever主要和护理机构和社区合作,Rendever建议子女们,可以为父母选择一个拥有Rendever的护理机构。

MindMaze:致力于VR康复,获得过亿投资

潮水退去,被三星、微软看好的医疗VR现在处于什么状态?

另一家公司瑞士神经系统公司MindMaze专注于将虚拟现实和运动捕捉跟大脑机器界面结合,帮助病人从创伤中恢复。例如,对于那些失去左手使用但保留右手使用的中风患者,电脑将对非功能性左手进行虚拟现实描述,这可以诱使大脑启动另一只手的功能。MindMaze带来的沉浸式的体验可以让消费者的医疗体验更为友好,让患者不知不觉中完成康复,提高患者依从性。

这种VR调动幻肢的功能不需要佩戴面罩,但是MindMaze另一款名为MASK产品需要带上面罩。面罩是一种很薄的传感器,可以戴VR头盔里。它可以检测用户的面部表情,并将它们映射到游戏中的化身。

面具是虚拟现实中强有力的一步,使社交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成为一种真正的情感体验。通过将身体与虚拟角色的所有表达能力同步,MASK可以对人物表情进行实时动态化处理。

MindMaze的CEO也表示在实际在临床应用中,不一定会应用到中风。值得注意的是MindMaze的面部表情捕捉技术,可以同时应用在娱乐消费领域和医疗健康领域。

MindMaze三轮融资,融资1.085亿美元。MindMaze能够获得较大投资,首先它在研发领域上结合了人工智能、虚拟现实和神经科学。而且目前MindMaze的 VR康复平台MindMotion Pro已经获得了FDA审批。

典型医疗VR海外企业梳理

随着VR设备硬件的普及,无论是三星的Gear VR还是被Facebook收购了的Oculus Go,还是HTC的VIVE VR今年都发布了新品。Facebook还和小米和做推出了针对中国市场的VR一体机。在医疗领域的VR应用也出现了很多新品。就但在精神类疾病控制方面,VR疗法的比传统疗法具有很多优势。

VR疗法优于传统治疗方法,能让患者更好地控制自己的接触。虚拟现实体验可以被设计成高度互动,允许患者在经历焦虑触发时保持控制感。VR疗法提供一种减少创伤相关焦虑的无药物方法。与传统的治疗方案相比,设计良好的VR治疗方案可以提高成本效益。与传统的焦虑治疗方案不同,VR应用程序使患者能够在家中继续自己的治疗,这大大提高了治疗的长期效果。VR疗法不会在所有情况下取代传统的治疗方法。但即使作为一种辅助疗法,单就其本身而言,它也比标准疗法具有令人兴奋的优势。

动脉网对一些典型医疗VR海外企业进行了梳理。

潮水退去,被三星、微软看好的医疗VR现在处于什么状态?

疼痛管理:

Apotek Hj?rtat瑞典ICA集团所属),能够配合市面上的VR设备,减轻病人就医焦虑。

Limbix帮助医生治疗焦虑、恐惧和需要疼痛管理技术的病人。它的产品Real-world footage拥有360度的事业,旨在帮助患者应对他们所面临的挑战。

精神类疾病:

Pear Therapeutics的一款名为reCALLTM,该产品让患有PTSD军人通过虚拟现实重新回到战场,通过直面当时的场景,增加掌控力,治疗PTSD。虽然这一方法刚开始引起争议,但是目前试验证明是有效的。除了虚拟现实产品外,Pear Therapeutics还有其他多种数字疗法产品。

reCALLTM能够为经历PSTD的军人提供的治疗有:1、随时随地可以接受的治疗2、提供沉浸式的环境,使治疗效果最大化。3、能够消除长时间的等待。4、在治疗过程中和一系列标准的护理方式兼容。

Relax VR 是一款iPhone应用,用户可以通过它享受各种各样的视觉和声音体验,包括海滩、海洋、风、海浪、溪流、蟋蟀等等。从澳大利亚的Wineglass湾到菲律宾的一个热带海滩,涵盖世界上10个风景名胜景点。

为HTC Vive、三星Gear VR和Oculus Rift设计的Guided Meditation VR 让用户可以选择世界各地的安静环境,从郁郁葱葱的热带雨林到日本的寺庙,在那里放松和充电。

对许多人来说,简单的放松是最大的挑战之一。DEEP通过把使用者放在一个平静的水下世界里,在那里压力、焦虑和抑郁可以消失,从而鼓励一种平静的感觉。

Arachnophobia(蜘蛛恐惧症)对那些对蜘蛛过敏的人提供自我引导的暴露疗法。在五种暴露水平下,使用者会接触到房间里越来越多的蜘蛛。如果这还不够作为一个压力源,你不允许在治疗期间移动你的手或手臂。随着时间的推移,用户可以平静面对蜘蛛,而不是惊恐和逃跑。

在恐高症上,Richie’s Plank Experience让你坐在离地面80层的平板上。你被鼓励使用物理板来增加沉浸的感觉。对于那些恐高和害怕蜘蛛的人来说,你可以选择让蜘蛛在你的平板上等待。

三星提供了两款360视频应用,旨在帮助用户克服恐高症。城市景观和景观让用户体验电梯、天桥、虚拟塔楼、悬崖驾驶、直升机滑雪和穿越吊桥——所有这些都使用360度的VR体验。

康复训练:

Verapy提供了平台、VR查看器和软件,用于治疗各种疾病和康复需要的患者。包括一套完整的患者跟踪和数据分析工具。

医学教育

Osso VR提供一个开放的虚拟手术室,基于市面上一般的VR硬件,例如Oculus Rift/Touch 和 the HTC Vive。通过虚拟的手术,医生可以告别以往的背书、考试这样的培训流程,在虚拟手术中获得更多经验,尤其是应对负责的手术。

Level EX,麻醉师、耳鼻喉医生、急救医生和肺动脉科医生在其中基于真实的外科手术联系。通过这个虚拟游戏,医生可以通过这个游戏获得继续教育的学分。

通过对人体组织动力学、内窥镜设备光学和运动流体的现实模拟, Level EX可以提供给外科手术医生一种不会伤害任何人的方式来做手术,尽管游戏中的错误可能会让人震惊。虚拟的病人会完全反应,会咳嗽、流血和反应。如同一个真正的病人。

VRHealth是世界上第一家认证的虚拟现实医疗公司,其所有的医疗应用都是FDA授权的。我们的产品集中在运动认知,身体,心理,姿势能力和疼痛评估和治疗。VRHealth提供增强的体验和实时数据分析,在诊所和家中使用,用户可以通过数字体验分析和量化性能。

VRHealth专注于开发医疗工具和内容,同时提供实时分析。凭借我们的专业知识、专业知识和经验,我们可以为任何一家公司提供广泛的VR/AR解决方案,专为其特点和目标市场需求定制,利用突破性技术,通过沉浸式体验和有意义的分析,增强康复效果。

医疗VR破冰处在于应用内容填充

硅谷全球数据研究机构PitchBook早在2015年对VR行业的报告中把VR应用领域分为游戏、娱乐媒体、企业、军事以及医疗。

在PitchBook对VR领域的拆解中,VR领域分为软件和硬件两大领域。软件领域需要可视化内容进行填充。对于创业公司来讲,无法投入巨额资金在硬件研发方面,而且就算是多位巨头也都曾在VR设备研发上摔过跟头。1995年,任天堂准备开发的VR游戏就未能实现商业化,谷歌宣布谷歌眼镜HMD。2013年,微软发布了“探索者版”,但这款设备已不再出售。

潮水退去,被三星、微软看好的医疗VR现在处于什么状态?

PitchBook报告中对VR平台分类

所以在未来多位专家认为医疗VR发展许多更多异质性内容来填充硬件平台。

VR的一个发展方向并不是和特定的是设备连接在一起,相反,人们越来越多地探索VR作为一个平台,虚拟现实如何有效地满足个人需求和他们生活的场景。

“虚拟现实就像一个注射器,” Spiegel博士说到:“注射器只是一个平台,重要的通过注射器传递的药物,而不是注射器本身。我们说起VR就像一种奇异的东西,但是VR只是一个耳机一样的装置。重点在于可视化,人们的所见所闻。这是我们实现这个性化VR治疗的想法的地方——我们需要一个VR药房,我们需要能够对单个患者进行心理测量评估,并利用它从VR内容库中提取数据来定制体验。

Dr. Spiegel是Cedars-Sinai医疗服务研究中心主管,Cedars-Sinai和上述的多家企业合作进行VR应用于医疗的研究。

在VR医学研讨会上的另一场会议上,appliedVR总裁Josh Sackman进一步阐述了VR将作为平台发展的观点。他强调了患者在每一天都会遇到医疗服务提供商的异质性。appliedVR现在没有致力于开发一种适用于所有人的VR疗法,而是主张开发广泛的VR内容,并使用互补技术,以便提供商能够为每个患者提供经过微调的体验。

VR面临的现实问题

VR如何接入到众所周知并不灵活的HER系统中是需要面临的一大难题,同现有的工作流程相整合。Spiegel博士认为:“EHR实际上是现代西方医学的数字支柱,我们需要找到一种方式来实现VR,一种数字化的治疗手段,将其与之连接起来。”

当然,当涉及到任何新的或不寻常的事物时,总是会考虑到人的因素。大多数执业医生对VR还不熟悉,或者只是对它为什么会产生影响有一个大致的概念。他说,要想让VR发展起来,医疗保健需要“VR临床医生”,他们能够权威地谈论如何以及为什么在特定场景下使用VR,或者“VR诊所”,让对VR技术感兴趣的患者接受治疗。

三星医疗主管Rhew也有同感,Rhew博士表示:“与过去相比,2018年的医疗保健行业对技术进步的开放程度要高得多,我们的挑战在于普及医疗VR,加快医疗VR应用速度。”。

也有专家表示,虚拟现实是有效的、受到欢迎的,因为它是一种整体方法的一部分。在未来,虚拟现实的研究人员应该记住,在设计一种技术驱动的干预时,对病人的健康会产生无数额外的影响。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医疗器械
  • 器械研发
  • 器械销售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