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医疗科技网

其他

正文

互联网医疗,是真正的梦想

导读: 为什么阿里总能在战略上领先对手多年?阿里云的技术,数字化的未来布局,到底和我们医疗创新有什么关系?马云说的未来医院,是不是真的会存在?

前两天,动脉网最早期的一位读者晓春姐在动脉网的第一个创业群里说:“最近有几个朋友想做互联网医疗,我推荐了你们的微信公众号,也回想了下当年这个群里的热闹劲。”

那是2014年,全国人民都被新奇的互联网医疗吸引住了,春雨医生、微医、丁香园这些明星企业都受到了追捧,而许多相关的互联网医疗项目纷纷上线并获得融资。

譬如说后来成为医美两大巨头的新氧创始人金星和更美创始人刘迪,都在动脉网的第一个创业群里,那会最好玩的是,两家公司只要获得了新一轮融资,两位创始人就会跑到群里来发大红包,与创友们同乐。

那个时候,大家主要谈的梦想,谈的是互联网如何改造医疗,如何带给人们更好的世界。那时候的我们,纵然知道创业必然会有很多的磨难,但只有自己亲身经历了之后,才能真正去体会,创新是如此之不易,失败的比例是如此之高:

我们报道过的初创公司,50%都可能面临着解散或者转型;

我们报道或者了解过的传统公司转型的,70%都没有转型成功或者放弃了转型;

只有少数的公司,能够生存下来并发展壮大,当然这过程中也必然艰辛无比。

银川互联网医院的再火 是一群人的伟大坚守


互联网医疗,是真正的梦想

(图片源自中国政府网微信端)

6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调研考察。

是的,最近互联网医疗又火了,最有代表性的是银川互联网医院的冰与火之歌。去年4月时,银川互联网医院刚迎来热乎劲,大量企业都在往银川走,突然袭来的一个“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让一切嘎然而止。

当时,行业里很多的看法,现在回过头都觉得记忆犹新,如在昨日。但是,观点并不重要,看好还是看衰,也并不重要。

我们相信的是,行业发展有其规律,面对新事物的浩荡,政策的反复、进退,都是必须的经历,政策制定者也是人,也需要通过大量的经历和见证,才能下定决心。

今年从4月份开始,国家重要的领导人、机构开始频繁地关注互联网医疗、互联网医院,从上海到银川,从一线城市到偏远城市,从领导亲自视察到机构正式发文,一年之间,互联网医疗迎来了真正的转折点。

大家这几天一定都注意到了关于好大夫银川互联网医院的连续报道。没错,这是广告,但是我们喜欢这样的广告。

因为我们太了解好大夫人,银川人,还有许许多多的互联网医疗创业者,在过去一年都经历了什么:

微医最早启动了乌镇互联网医院的概念,去试探了许多政策和业务的边界,已经把互联网医院做成自己的标志性业务;

好大夫刚把身家都赌在了互联网医院,可以说好大夫做这么多年来,还从来没有这样All in过,却突然遭遇叫停;

医联那时候正在投入做互联网医院的路上,看到文件时,他们后面形容的词语是:“至暗时刻”;

动脉网的记者一直在银川的相关群里,从大家的热闹兴奋到瞬间安静,很像电影里面一遇到情况不好就下雨的画面,许多的活动取消,许多的报道撤回。大家只有一个字,等。

但是我们知道,绝大部分人并没有放弃,只是变得更加低调,默默地优化着体验,先在有限的空间内,尽可能做出最好的产品,坚信好的机遇终会到来。

在与产业的交流和观察中,动脉网不停地总结着行业的经验,并在2017年的未来100强论坛上提出了医疗不可能三角模型。动脉网坚信的是,技术的变革带来的增量,一定是解决医疗不可能三角的最佳手段,而互联网医院正是其中的一种形式。只是互联网医院的发展,还需要技术、社会、政策等多方面的进步,才能迎来真正爆发。

那么,总理等人的视察,就意味着互联网医疗真正迎来爆发了吗?我们也不这样认为,只能说,互联网医疗又闯过了一道关,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但这并不意味后面就是一片坦途。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收获了什么?

以技术驱动为核心的新医疗时代,正在到来

每个历史时代的重大变革,总会有着许多事后可以反复回味的异象。

2016年,马云在云栖大会上提出了“五新一平”的概念,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新能源和公平的环境。在此之后,五新即成了新的风口,尤其是阿里最擅长的新零售开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一切的核心,都是通过技术带来的新的社会关系的变化,改变了供应商、商店与用户之关系,形成的新的业态。

2018年,中美的芯片大战,将让中国彻底走上技术强国的路线,再不会有犹豫,更不会有侥幸。

我们试想一下互联网医疗这些年走过的场景。

当我们2014年报道互联网医疗的时候,那个时候的焦点是APP,认为只要是用APP做的产品,就代表着新的技术,而现在,APP已经变成了像移动互联网、智能手机一样的基础设施,焦点重新回到了产品带来的价值本身上面。

2014年,创业公司在推广产品的时候,着重还在于普及APP是什么,如何使用上面。现在医生、医院等相关人群,早就成为了APP的重度使用者。

技术带来革命式的爆发,往往不是说出现了颠覆性的技术,而是大众人群的行为习惯被潜移默化的改变了。譬如说移动支付,是过去几年最大的一个变化场景,这并不是革命性的技术突破,而是改变了最难改变的力量,习惯。

春雨医生CEO张琨在遇到阿里的盒马鲜生时,产生了非常有趣的一些联想。新零售时代店铺和顾客的关系改变,和医院和病人之间的关系改变,有着非常紧密的关系。看到张琨这篇文章后,我赶紧和张琨通了电话,这和我们最近在一直在关注的数字化医疗转型的话题,实在有太多可以沟通的点。

我们可以大胆想象:

未来的医疗,必然会告别医院、医生和病人之间的偶遇关系,必然会通过技术的手段产生更为紧密的连接;

大量的医疗业务,都会变成熟人业务、线上业务;

技术是改变医疗不可能三角的唯一方式,当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物联网等相关技术都到一定位置时,颠覆式改革自然而来,在颠覆来临之前,都是循序渐进的改变;

互联网医疗是最为基础的一种变革,这并不爆炸,也不是技术革命,只是改变行为习惯,就像电商一样,这并不会让人长命百岁,但有效,实用,普及性,因而市场巨大,足以承担些足够多的梦想。

其实这些我们大多数人都能预见到,因为很多都已经在慢慢变成现实。真正难的是,爆发时刻,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到来?

真正决定一个人价值的,是那些艰难时刻的选择

做一个决定有多难,有多少人能真正理解?

曾经两次获得“全球最具影响力的50大商业思想家”榜首的克莱顿?克里斯坦森,在他影响了无数医疗创业者的《创新者的处方》一书中曾写道:绝大部分的创新者缺少使制度发生革命性变革的武器,只能在针对系统某个部分的成本控制和效率提高上有所成效。这些人中几乎没有人拥有统帅般的视野和力量来重新架构体制元素。

创业者,尤其是创始人,可能是人类中最为奇葩的存在。不管他(她)是一个初创者,还是做到上市公司甚至是BAT的马云、马化腾、李彦宏,都免不了总要面临艰难的时刻,艰难的抉择。

决策艰难一方面在于,即使我们做到BAT的高位,依然有大量的信息迷雾,永远没有充分的信息可以做决策;难的另一方面在于,每个决策下来,都意味着代价,成功,或者失败,甚至死亡。

所以说,为什么企业家那么有价值,为什么企业家是改变世界的重要力量。因为他们可能每天都在面对着50%的失败可能做着各种决定,还要对同事们显得若无其事,云淡风清。

放眼望去,中国最大胆做决定而不怕被说是骗子、疯子,而又取得成功的,恐怕就只有马云一个人了。

除了科技感没法和国外那个大疯子“埃隆·马斯克”相比外,马云的每一步商业创举都显示着超强的战略力和决定力,这其实是非常罕见的。因为绝大部分的公司都是通过走一步看一步,随着机缘的到来而走向成功的。

我相信,对于经常头痛于公司下一步该如何走的老板或者CEO来说,知道下一步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开心的事了。

这正是动脉网正在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成立未来医疗学院,我们试图解决两个问题:

1、破解信息的不对称性,让创新者能处于同一频道中,共享全球视野、思维、资源和方法。

2、寻找到同行的人,建立起信任的关系,共同融入到医疗的创新供应链体系当中。

互联网医疗,是真正的梦想

阿里的数字化布局将成为未来生活的主旋律,也是助推医疗创新的重要力量。

未来医疗学院的第一次正式亮相,就是和阿里云大学联合主办,开启医疗数字化转型的大课。这段时间,我去了多次阿里,包括杭州总部,北京总部,反复沟通这些问题:为什么阿里总能在战略上领先对手多年?阿里云的技术,数字化的未来布局,到底和我们医疗创新有什么关系?马云说的未来医院,是不是真的会存在?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医疗器械
  • 器械研发
  • 器械销售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