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医疗科技网

生命科学

正文

华大基因用基因检测技术“杀死”畸形胎儿

导读: “我们员工,不允许有出生缺陷。如果有出生缺陷,就是我们公司所有的7000人的耻辱!我的员工,必须活到100岁!” 在昨天的一个论坛上,华大基因董事长汪建很慷慨激昂的说。

“我们员工,不允许有出生缺陷。如果有出生缺陷,就是我们公司所有的7000人的耻辱!我的员工,必须活到100岁!”

在昨天的一个论坛上,华大基因董事长汪建很慷慨激昂的说。

blob.png

“如果我们自己都做不到,说明我们在忽悠社会,在盯着别人的钱包,而不是真正从科学出发。我们现在已经有1400个孩子出生了,没有一个有已知的重症的出生缺陷。”

从字面意思看,汪建所说的,是如果华大的员工在孕期检测出孩子有基因缺陷,公司不会允许这个孩子出生。换句话说,科学发展到了一定阶段,是可以凌驾于伦理之上的。

“如果你出生的时候就干不过人家,你肯定永远都不干不过人家。”汪建是这么认为的。

然而,在大多数家庭看来,不论未来孩子从事怎样的工作,在工作中能做出怎样的成就,他们的孩子都是最优秀的。这些本身就不应该由某个专业人士或某一群人去判定。

“我有个朋友,怀孕的时候得知孩子可能是脑瘫,当时医生建议她放弃。一家人商量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生下来了。孩子确实是脑瘫,但是很听话,后来朋友又生了对双胞胎,现在一家人感情很好。朋友觉得,当初的决定,对的起孩子。”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受访人说。

试问一下,如果华大员工在孕期被检测出胎儿可能存在缺陷,华大会怎么做?

这不禁让人想到,二战希特勒掌权时,德国纳粹主观性的歪曲了“雅利安”原来的定义,认为日耳曼人是“最高尚的纯种”,逼迫同是日耳曼人的优秀男女繁育后代并大肆屠杀犹太民族,差点导致犹太人灭族。

虽然,汪建的“基因论”与希特勒纳粹主义在恶劣程度上还相距甚远,但二者在伦理道德上,却是一样的。

“是否生下孩子”,只能是“家庭”在经过深思熟虑之后下的,无论后果怎样,与人无尤。华大作为一家企业,能做的只有建议,而非要求和决定。

如果都如汪建这般的想法,可能患有运动神经元疾病的霍金以及患有偏执型精神分裂症的“博弈论之父”纳什就不会出生在这个世界上了。

blob.png

当然,从汪建的立场看,最大程度上避免基因缺陷带来的风险,是华大的企业使命,也是基因工程技术发展的最终目标,无可厚非。因为作为一家专门从事专门生命科学研究的科技企业,华大在分子遗传层面的研究成果向来为业内所称赞。

而在孕期基因检测方面,华大仅产前基因检测技术NIFTY,准确率就高达99.9%至以上。

也因此,汪建是有底气的。

从技术角度来说,如果你是做基因检测的,但你的孩子却因基因缺陷而患病,确实很讽刺。

但是,人类胚胎细胞或生殖细胞类基因技术,不仅与科学相关,更为重要的,是人文及伦理。

外力介入人类基因的研究,向来极为敏感,即便是克隆,都曾因伦理问题在科学研究上做出了一些让步,何况是一家企业的员工基因检测呢?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技术文库

  • 医疗器械
  • 器械研发
  • 器械销售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