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医疗科技网

医疗电子

正文

药明康德拆分术:三大上市旗舰鼎立 或炼更多独角兽

导读: 为A股IPO筹备两年多以后,“独角兽”药明康德终于收到了中国证监会的核准上市批文,公司掌舵人李革的团队正在为敲钟仪式做着准备。

为A股IPO筹备两年多以后,“独角兽”药明康德终于收到了中国证监会的核准上市批文,公司掌舵人李革的团队正在为敲钟仪式做着准备。

4月24日,李革率领药明康德主要管理层及保荐机构等人士做客上证路演中心,回答投资者及公众疑虑。

“2000年,我和三位伙伴一起创立药明康德,怀揣梦想,希望建立一个集化学药发现、研发和生产的一体化技术和能力平台,从而大幅降低新药研发的门槛和成本,提高新药研发的效率,让更多的创新药早日进入市场。”李革透露。

李革表示,本次发行上市,开启了药明康德二次创业的新征程。

药明康德由李革及其“小伙伴”刘晓钟和张朝晖共同创立,加上后来加入公司的赵宁,这四人系公司实际控制人,且均拥有海外留学背景和境外医药企业的工作经历。

此前,药明康德内部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李革是一位非常有战略思维的企业家,眼光看得十分长远。药明康德内部的股权架构持股比例颇为分散,公司实际控制人巧妙地掌控着这家公司。

据时代周报记者观察,包括李革在内的上述4人还掌控着药明康德旗下另外2家上市旗舰合全药业和药明生物。在当前全球资本争夺医药独角兽企业的背景下,随着公司股价的上涨,李革等4人的身家亦迎来暴涨时刻。

此次药明康德成功IPO,意味着李革已打造了三家上市平台。对于药明康德未来是否将打造更多独角兽上市企业,时代周报记者向其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股权架构高度分散又集中

招股书显示,李革的创业“小伙伴”有刘晓钟和张朝晖,三人同为药明康德的创始人。通过签署有关一致行动的协议,加上后来加入公司的赵宁,四人为药明康德的实际控制人,共同控制这家公司34.4812%的表决权。

事实上,李革与赵宁系配偶关系,两人均为美国国籍,而刘晓钟和张朝晖均获得新加坡永久居住权。公司实际控制人的外籍身份也曾一度被认为是IPO的最大不确定因素。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除实控人的外籍身份之外,药明康德的前十大股东亦全部是外籍。这要从研究药明康德的股权结构说起,其拥有42名发起人股东。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发起人股东中没有一个自然人股东,全部是“清一色”的机构实体持股,其中25名境内股东、17名境外股东。

此外,这也是一个高度分散的股权架构体系,42名股东中无单一股东持股比例超过10%,其中最大股东为境外实体Glorious Moonlight(光辉月光有限公司,持股9.4746%,以下简称“光辉月光”)。

包括光辉月光在内,这42名股东中仅有9名股东的持股比例超过5%,其余均在5%以下。在外界投资者看来,这或许是方便日后减持。因为按照A股的减持规定,持股5%以上的股东减持,需要遵循信披规则进行公告。

时代周报记者独家发现,与许多上市公司由大股东“一次性”持有较大比例股权不同,在药明康德内部,四名实际控制人并不是直接持股,而是通过众多机构实体间接持股,且持股比例高度分散,大多股比小于5%,甚至许多小于1%。

比如,药明康德发起人股东中,G&C VI(群云VI,持股8.6375%)、G&C IV Hong Kong(群云IV香港,持股6.3164%)、G&C V(群云V,持股4.4137%)、G&C VII(群云VII,持股2.2857%)、上海厚燊(持股2.0735%)、嘉兴厚毅(持股0.4974%)、嘉兴厚毓(持股0.4974%)、嘉兴厚咨(持股0.0902%)、嘉兴厚锦(持股0.0902%)、上海厚雍(持股0.0855%)、上海厚溱(持股0.0660%)、上海厚辕(持股0.0643%)、上海厚玥(持股0.0641%)、上海厚尧(持股0.0625%)、上海厚嵩(持股0.0567%)、上海厚菱(持股0.0401%)同为李革最终控制。

另外,在发起人股东中,嘉兴宇祥(持股3.9478%)、嘉兴宇民(持股1.3159%)同为刘晓钟、张朝晖最终控制;而Fertile Harvest(沃茂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7557%)、Eastern Star(东星亚洲投资有限公司,持股0.5563%)、L&C投资有限(持股0.4469%)与李革签署一致行动协议。

虽然通过私有化,并引入了泰康系、云锋系以及平安系等众多实力雄厚的热门投资者,但药明康德的控制权依然由李革、赵宁夫妇及刘晓钟和张朝晖掌握。

根据同花顺披露的药明康德实际控制人股权关系,截至2017年7月14日(药明康德招股书首次披露日),李革持股21.84%、赵宁持股1.10%、刘晓钟持股1.08%和张朝晖持股1.05%。

目前,暂不得知李革及其团队使用如此方式控制公司的真实原因。时代周报记者就如此股权结构安排对药明康德的公司治理和公司实际控制权的稳固有何裨益等问题,致函药明康德,截至发稿,未获正面回复。

但有市场人士认为,在境外上市架构并未安全拆除的情况下,监管层依然允许其过会“回归”,这意味着中概股IPO已实质性破冰,或可为后来者提供参考。

创始团队身家暴涨

时至今日,无论是在股权结构还是公司治理方面,李革、赵宁、刘晓钟以及张朝晖在药明康德内部依然拥有最大影响力。

这一高层人事局面已经维持多年,且颇为稳固。其中,李革现为公司董事长、总裁(首席执行官);赵宁、刘晓钟和张朝晖均为公司董事、副总裁。

行将年满54岁的刘晓钟,比李革还年长3岁。履历显示,刘晓钟于2001-2017年,历任药明有限董事、常务副总裁,WuXi Cayman(无锡开曼)董事、常务副总裁,药明有限董事、副总裁。

张朝晖比李革小两岁,2000-2017年,历任药明有限董事、运营及国内市场高级副总裁,WuXi Cayman(无锡开曼)董事、运营及国内市场副总裁,药明有限董事、副总裁。

李革的妻子赵宁则是早年从跨国制药巨头施贵宝制药公司辞职,随后到药明康德工作。2004年-2016年,她历任药明有限分析业务部总负责人、副总裁等职,并在2016-2017年担任药明有限董事、副总裁。

目前,药明康德已成为公司内部诸多业务条线的控股上市旗舰,旗下拥有合全药业、药明生物。实际上,早在药明康德整体上市之前,李革就已先期将旗部分下子公司独立分拆上市。

2015年4月,李革将合全药业推向当时颇为活跃的国内新三板市场。作为新药合作研究开发生产(CDMO)领域的企业,合全药业致力于提供从小分子原料药(API)到制剂的一站式解决方案。

据合全药业2017年报披露,李革、赵宁、刘晓钟以及张朝晖四人为公司实际控制人。上海药明康德新药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药明康德”)系合全药业控股股东,持股比例高达86.96%。而上海药明康德则系药明康德的全资子公司。

经过多年发展,合全药业的估值持续升高。截至目前,市值已超过200亿元。

不过,药明康德对于合全药业目前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似乎并不满意。有药明康德内部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唯一不好的是交投不活跃,市盈率不高。只能靠自己的努力,看政策落地之后,会不会发生变化。”

药明生物是李革在合全药业之外所打造的另一上市主体。药明生物2017年报指,这家公司最终由一致行动人的李革、赵宁、刘晓钟及张朝晖控制。

2017年6月13日,药明生物在港挂牌,开市报价25港元,较招股价每股20.6元高21.3%,首日涨幅为37.14%,总市值达到了320.39亿港元(约人民币279.22亿元)。

药明生物上市后在香港资本市场的表现亦让药明康德感到意外。上市不到一年,市值已接近900亿港元。截至2018年4月26日收盘,药明生物下跌3.51%,报收72.80港元,总市值达890.52亿港元,市盈率达253.01倍。

有市场人士预测,随着此次药明康德整体上市,未来千亿市值或将“不在话下”,而李革、赵宁、刘晓钟以及张朝晖的身家亦可能因此水涨船高。

或拆分更多子公司上市

随着国家对“健康中国”的倡导和一系列政策的出台,药明康德的发展迎来新的契机。从目前的发展来看,未来药明康德或将打造更多独角兽企业,并逐一登陆资本市场。

在当天的路演环节,就子公司分拆等问题,时代周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向李革发出提问。

“其实不能说是拆分,(药明康德、药明生物以及合全药业)这三块业务本身都有它们相对独立的特点,特别是药明生物,其大分子生物药研发生产业务和药明康德的小分子化学药就完全不一样,没有重合,所以从发展、运营各方面都很独立。”李革答复称。

李革表示,合全药业的小分子化学药生产业务和实验室服务,从资本投入和运营管理亦有一定区别。同属于小分子新药业务,合全药业是药明康德的控股子公司,它的存在让药明康德真正成为一个集研发和生产一体化的化学药CRO/CMO平台,“所以这几块业务一直就是这样发展形成,也不是刻意拆分的结果。”

“结合业务本身的特点,从公司架构角度将它们分开,也是为了顺应不同业务自然发展的需要。特别是我们觉得一个主业突出的企业更能够让公众投资人理解,便于他们了解公司业务的发展环境和业务脉络。”李革表示,从管理的角度也能更好地配备专业人员,让业务、资产、财务、人员更加专业和独立。

“可以确保业务人员和管理人员有专注加专长的能力,打造具有深度、广度和高度的平台,最终结果是更有效地赋能全球客户,提升服务价值。”李革认为。

此前,上述药明康德内部人士曾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未来药明明码或将独立上市。但在最近一次采访中,其补充道:“没那么快,现在还不好说,只能是长期规划。”

据招股书指,报告期内,药明康德控股子企业原从事少量的医疗健康科技服务业务。自2015 年起,药明康德逐步将这部分业务、资产、人员剥离,明码(上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药明明码”)作为独立主体承接,与外部客户签署合作协议。

2015年7-8月,药明康德向药明明码出售了与医疗健康科技服务业务相关的仪器设备和软件,转让价格参考账面值确定为8442.64万元。在重组期间,相关雇员已与药明康德解除劳动合同,并与药明明码签订劳动合同。

招股书透露,药明明码实际从事业务为基因测序,基因数据存储、分析,系实控人刘晓钟、张朝晖控制的企业。工商资料指,药明明码注册资本1亿元,两人各持50%的股权。

据公开资料,2017年5月,药明明码获得7500万美元的B轮融资,投资方为Temasek淡马锡、云锋基金、Amgen Ventures和3W Partners。

4个月后,2017年9月,药明明码又宣布获得2.4亿美元的B+轮融资,投资方为红杉资本中国、Temasek淡马锡、云锋基金、3W Partners。

不过,药明康德招股书指,药明明码目前处于初创期,2017 年度,其总资产达1.96亿元,净资产达2060.02万元,净利润亏损3887.88万元。(时代周报)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技术文库

  • 医疗器械
  • 器械研发
  • 器械销售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