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医疗科技网

信息技术

正文

医疗机器人深圳“上岗执勤”

导读: 安瓿瓶切割、掰断,西林瓶开启、消毒,摇匀、抽吸、输注……在百级封闭环境下,配药机器人“提灯天使”用它灵活的机械手娴熟地操作复杂的配液程序。

安瓿瓶切割、掰断,西林瓶开启、消毒,摇匀、抽吸、输注……在百级封闭环境下,配药机器人“提灯天使”用它灵活的机械手娴熟地操作复杂的配液程序。从验证处方到配好药、出药,配一瓶由6支药混合而成的化疗药,全程只要2分钟。这是记者在北大深圳医院外科大楼住院部药房见到的情景,从去年9月开始,静脉配液机器人“提灯天使”在该院“上班”已经一年多了。

11月6日,2017年度国家执业医师资格综合笔试成绩公布,科大讯飞的人工智能机器人“智医助理”以超出分数线96分的优异成绩,成为我国甚至是全球第一个通过国家医师资格考试评测的机器人。

医疗机器人来了,机器人会取代医生吗?医疗机器人的产业化还需要多久?近日,在深圳举行的第二届世界医疗机器人大会(以下简称“大会”)上,来自机器人领域的科研专家、临床一线的医学专家、致力应用的产业公司负责人同台探讨医疗机器人的科研及临床应用。大家一致认为,尽管医疗机器人还只做一些辅助医生工作,距离实现真正的“机器人医生”还比较遥远,但医疗机器人在医院的应用前景仍值得期待。记者调查发现,随着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深圳医院、医疗机器人企业正联起手来,加快推进医疗机器人的研发和临床试验,加速医疗机器人的国产化进程。

应用:从“达芬奇”到“提灯天使”医疗机器人不断“上岗”

提起医疗机器人,广受好评的莫过于“达芬奇”手术机器人,1999年第一代“达芬奇”手术机器人在美国面世,2000年被美国药监局正式批准投用,很快,它风靡全球,进入世界各地顶级医院的手术室。

虽然“达芬奇”手术机器人还没有在深圳亮相,但深圳企业研发的导医机器人、配药机器人、医疗配送机器人等已经不断被投入到医院,它们主要运用于智能导诊、健康宣教、静脉配药、康复等场景。

北大深圳医院的静脉配液机器人“提灯天使”是由深圳市博为医疗机器人有限公司研发的,该机器人主要职能是用于配置肿瘤药物,目前还处于临床测试阶段。“以前肿瘤患者所需的化疗药物都要依靠护理人员手工配置,不仅容易出现人为差错和污染,对患者安全形成潜在威胁。”北大深圳医院护士长任玉香说,而且化疗药物具有强烈的挥发性和腐蚀性,护理人员存在职业损伤的高风险。自从有了配液机器人后,药房护士不用再分担这种重复简单又高风险的工作,将更多精力用于观察护理病人和临床健康宣教,提高医疗服务质量。

近日,在第二届世界医疗机器人大会上,深圳罗伯医疗科技有限公司推出了公司最新研发的医用运输机器人——无人车,这款机器人的主要工作场景是在消毒间或者手术间,帮助医务人员传送医疗设备和血样等,解放人手,提高效率和安全性。“医院采取的血液样本在时间上是有要求的,而人工配送要等血液样本数量积累到一定程度才进行,这可能会耽误时间。而且,这部分工作一般是由护士来承担,很枯燥。”深圳罗伯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人员关磊说,而无人车可以解决这些问题。

关磊介绍,这款无人车可以通过垂直电梯跨楼层配送,能在医院的各个科室之间运送物品。在安全性上,该无人车配有指纹和刷卡双重身份认证,以保证车上的样本不被其他科室或患者取走,防止样本丢失或被污染。据悉,这款无人车很快将进入医院进行测试。

焦点:机器人取代医生?目前医疗机器人只能当“配角”

“达芬奇”手术机器人开展微创手术、“提灯天使”进行静脉配液、IBM的Watson机器人进行肺癌诊断、“智医助理”通过国家医师资格考试……从导诊咨询到配液诊断,医疗机器人在医疗领域的应用越来越广,发挥的作用也越来越大。

医生会被机器人取代吗?

这些医疗机器人虽还没有真正进入临床,但已经有医生担心“饭碗不保”。不过,大多数医生、科研人员和产业界人士表示,机器人医生始终不能取代人类医生,最多也就是替人类医生减轻工作负担而已。

“尽管人工智能在医疗康复和手术技术方面有了非常重要的应用可能,但机器人目前的记忆以及学习能力与人类还差得很远。”在大会上,德国汉堡科学院院士、汉堡大学信息科学教授张建伟表示,“人类大脑是非常强大的认知系统,机器人要全部实现还需要几十年。”张建伟认为,将人工智能、互联网通讯等手段与医疗机器人结合起来,在医疗康复领域的应用前景无限。

哈尔滨工业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教授关毅也表示,与临床医学专家相比,医疗机器人有许多优点,比如可以进行连续七天的复杂工作,忍受患者的不良情绪,但在当今医疗决策的复杂程序中,机器还缺乏足够的知识表现力和推理能力。

作为医院的管理者,深圳人民医院院长邱晨认为,目前医疗机器人产品还存在不少瑕疵,根本不可能取代医生。“比如手术机器人尚有许多关键问题亟待解决,需提高视觉的控制能力,让医生移动双眼就可无时差地控制3D镜头视角。”邱晨说,但目前一些手术机器人的技术是滞后的,例如看到血管出血,但实际上早就出血了,传输过程滞后几秒就会给患者带来不可估量的后果。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技术文库

  • 医疗器械
  • 器械研发
  • 器械销售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