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医疗科技网

正文

曾南教授:用科学数据破解“中医玄学”

导读: 在成都中医药大学教授曾南看来,中药药理学是中西医结合得比较好的学科,其研究的理论指导思想依赖于中医药理论,而使用的方法、解释的机制则借助现代医学。

在成都中医药大学教授曾南看来,中药药理学是中西医结合得比较好的学科,其研究的理论指导思想依赖于中医药理论,而使用的方法、解释的机制则借助现代医学。同时中药药理学也是一个介于中医与中药之间的桥梁学科,亦为中西医的交流沟通搭建起了一个桥梁。

作为成都中医药大学的教授,曾南已经在这所学校里工作了24年。

从硕士毕业留校开始,她就工作在中药药理学教学、研究一线,20多年时间里,先后承担科技部85、95攻关项目、973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国家级课题7项,发表学术论文120余篇,编写教材及学术著作20余部,四川省科技进步二等奖、四川省教学成果一等奖等无数荣誉加身。

在四川省第十一次党代会上,她当选为党的十九大代表。

“药理学的研究工作就是用科学方法为中药上了一层保险。”作为中药的“保险师”,曾南用实验中可量化的数据,破解“中医玄学”论的同时,在教书育人的岗位上,也从未停下前进的脚步。

药理实验有的要持续4个月

9月30日上午10点半,成都中医药大学温江校区,曾南下课后回到办公室,开始指导研究生学习。

“你先对比看看两种样品的药液,今天先试一下,明天上完课我再来找你。”她走过去看了看一名男同学正在做的功课,轻轻地说。

这个大约20平米的房间内,有一张大大的工作台,堆满了不同大小的玻璃烧杯和其他实验仪器。

角落的两个冰箱内,装满了各种各样的试剂;墙壁上,挂着几张她与学生们的合影。这里是成都中医药大学中药药理学的一间实验室,平时,曾南就在这里和学生们交流。

作为一门实验性很强的学科,动物实验和细胞实验成为了药理学学科研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实验只要一开始,就需要人持续跟进,如果遇上节假日,也没法休息。”普通人大多难以理解实验的复杂性,曾南说告诉学生,选择了药理学就要学会吃苦。实验过程中,遇上周期长的,可能要持续3到4个月。

用科学数据破解“中医玄学”

面对社会上对中医药的质疑,她深感科学实证精神的重要性。

“与西药成分、药效数据明确相比,传统中医药理论比较宏观,一般人听起来觉得玄奥,但这并不影响千百年来广大患者对中医药的信赖。我们捍卫中医的尊严,就是要坚守科学实证的精神。” 曾南认为,影响中药药效的作用因素很多。包括产地、采收、贮存、炮制、工艺处理过程等都会影响有效成分的含量高低,但是这也并不像流传的那么玄乎。而她的工作,就是在中医药理论指导下,运用现代科学技术,描述中药或复方的有效性和安全性,为其功能主治提供科学内涵。

在她看来,可量化的数据分析,消除了人们的认识误区,同时也给中药上了一道保险栓。让广大患者用得放心,用得安全。

“比如人参,普通人都知道它是一味补益药,传统功效可大补元气,主治虚证。而我们要做的工作就是解释为什么人参有这个功效主治,因为服用人参能够提高机体免疫力,能调控机体物质代谢、内分泌系统功能等,所以适用于老年虚弱证候患者。通俗的讲,可以说我们的工作为中药上了一道保险,让它在应用中更为有效、安全。”曾南说。

站24年三尺讲台桃李满天下

1990年,曾南考取了当年成都中医学院硕士研究生。这一年,医学第仅招收了2名研究生,药理学只有她“一枝独秀”。需要做实验的时候,从头到尾,采购试剂、耗材,无论远近,都没人送货,所有事情都得亲力亲为。

1993年,研究生毕业后她留校做了老师。算起来,今年应该是入行的第24个年头了。

在三尺讲台上,曾南一站就是24年,面对着一茬又一茬新学生和一个又一个科研项目。这些年来,她培养的研究生已有40余名。

就在刚过去不久的教师节,她收到了一本令她十分感动的相册。翻开相册,一张张似曾相识的面孔冲着她笑。这都是她曾经带过的学生们。有学生通过各种途径将部分已经毕业的师兄师姐的照片搜集起来,集合在相册中,并写下祝福的话语,送给了大家尊敬的曾老师。

攻克抑郁症难关让研究服务临床

2005年,曾南开始做中医经典药方逍遥散的抗抑郁作用研究。这个问题,她一直坚持研究了十余年。目前,针对抗抑郁作用这一方面,曾南的团队已将逍遥散药方从8味药精简到了3到4味药,为一种创新抗抑郁中药的研发奠定了前期基础。

在她看来,中药药理学是中西医结合得比较好的学科,其研究的理论指导思想依赖于中医药理论,而使用的方法、解释的机制则借助现代医学。同时中药药理学也是一个介于中医与中药之间的桥梁学科,亦为中西医的交流沟通搭建起了一个桥梁。

“因为中医药本就属于传统的文化遗产,所以国家在对中医药创新产品、新药研发方面的资助投入也越来越大。”她介绍,药理学作为新药研发中必不可少的环节,这几年,专业发展方面依然是相对较好的。

这些年来,曾南深刻体会到了在中医药研究方面各方竞争力的增强。以往,只有中医药院校或研究所在做中医药研究,而现在,许多综合性大学也开始了中医药的研究。

“现在,我们要尽量发挥自己中医药专业方面的突出优势,注重体现中医药理论的指导,研究源于临床,最后也要回归临床,为临床服务。”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OFweek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医疗器械
  • 器械研发
  • 器械销售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