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医疗科技网

生命科学

正文

哈佛团队借助干细胞模拟出人类药筛器官

导读: 我们目前还是缺乏有效的工具来测试新药是否可用,是否有疗效,在开展人体临床试验之前是否安全。这些工具能不能预测药物将对人体产生何种作用。也许,你和新药研发只差一个合适的研究模型。

古有传说,神农氏遍尝百草,以身试毒,终因断肠草而离世。今有大名鼎鼎的Barry Marshall一口气喝下一试管的幽门螺旋杆菌,差点因此丧命。小编好奇,幽门螺杆菌那玩意喝起来到底是什么味儿的?

200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Barry J.Marshall和J.Robin Warren),以表彰他们“发现了幽门螺杆菌以及该细菌对消化性溃疡病的致病机理”

但是幸运的是,Barry Marshall也因为研究幽门螺旋杆菌的贡献,而获得了2005年的诺贝尔生理医学奖。

哈佛团队借助干细胞模拟出人类药筛器官

中国有句俗话:“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但是在生物制药领域还有这么一句话“舍得一身剐,喝毒试药连眼睛都不眨”,当然现在并不存在“以身试药”的现象了,严格来说,应该是不存在人类“以身试药”的现象了。因为有小白鼠来“顶包”啊!

但是小白鼠并不能替人类把好试药的大门。据统计,能够顺利通过三期临床试验的药物仅有10%,这也就意味着90%的新药都玩完了。小编也只能表示心疼了!(新药研发,10年长跑,高达10亿美元打水漂)

那么问题究竟出在哪?究其原因,我们目前还是缺乏有效的工具来测试新药是否可用,是否有疗效,在开展人体临床试验之前是否安全。这些工具能不能预测药物将对人体产生何种作用。也许,你和新药研发只差一个合适的研究模型。

哈佛团队借助干细胞模拟出人类药筛器官

Human-on-a-chip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医疗器械
  • 器械研发
  • 器械销售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