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医疗科技网

医疗电子

正文

谷歌Verily与斯坦福大学拟开展基线试验

导读: 参与者还要戴一块监测心脏功能的手表和检测睡眠的跟踪器械,以便即时采集这些信息。这个试验估计至少耗资3亿美元,新加坡的Temasek集团将支持8亿美元。

近日,谷歌旗下Verily宣布将与斯坦福、杜克大学合作开始一个为期四年、招募1万志愿者的健康信息搜集、跟踪试验。这个叫做基线计划(Baseline Project)试验开始时将检测志愿者的多种血液、体液、粪便的各种指标和基因信息,志愿者四年内将跟踪检测5次。参与者还要戴一块监测心脏功能的手表和检测睡眠的跟踪器械,以便即时采集这些信息。这个试验估计至少耗资3亿美元,新加坡的Temasek集团将支持8亿美元。

谷歌Verily与斯坦福大学拟开展基线试验

药源解析

Verily此前已经和多个大药厂合作开发各种带有科幻色彩的健康产品,从检测血糖的隐形眼镜、到全面检查疾病的纳米三度仪(著名科幻电视节目《星际迷航》一中未来仪器)、到去年和葛兰素合作开发电子药物(利用脉冲电波调控生物过程)。这些产品都面临极大的转化障碍,目前没有上市产品。Verily今天说公司已经度过了幻想的童年开始成熟了,这次要做一些能影响日常疾病诊断治疗的实事。

参加这个试验的既有健康人也有较高发病风险的特殊人群,所以这个试验一来可以定义健康基线,二来可以建立基本生物标记和各种疾病的发病关联。这不是第一个长时间观测某个人群疾病发生与生活方式和生物指标变化关系的试验,曾经建立LDL与心血管疾病关联的Framingham试验70年前就开始,现在仍在进行。但这个基线试验招募病人众多,更重要的是观测的指标非常多、很多指标是即时跟踪。这需要高强度的信息搜集、分析、处理体系,而这正是谷歌的强项。

志愿者从这个试验获得的收益有限,但需要贡献很多隐私,所以多少人能坚持四年还难以预测。很多人担心这个试验不会发现太多有用的线索,这个担心并非没有根据。即使LDL/心血管疾病这样现在已经确证的关联都可能因为参与志愿者的异质性被噪音掩盖,另外观测指标繁多所以肯定有假阳性关联。即使关联确实存在,也不能证明因果关系,更不能证明药物或生活习惯干预会预防或逆转关联疾病。当年试图控制胆固醇摄入而降血脂的MRFIT,跟踪7年LDL只降了6.5%,死亡率无差别。HDL、粉状蛋白是用药物干预失败的两个著名例子。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医疗器械
  • 器械研发
  • 器械销售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